LALA公告
創價全勝,青年躍進! 擴大境涯,擴大友誼,擴大勝利!

LAKIKI在一個以世俗的角度來看很好的家庭裡長大,

兄友弟恭生活無虞,

照理說來,我不應該要有任何抱怨的,

但是很奇怪的是,

我從小到大,除了在日本那八年外,

我心裡從來沒有真正的自由跟快樂過...

 

我看了很多書,

也跟自己對話了很久,

終於找出自己的癥結點,

這應該要從我原生家庭的童年時代開始說起,

正確的說要從我的親子關係說起!

 

我有個非常了解我且跟我互動如同朋友般的母親(文中稱LA媽),

很可惜的她在我念研二的時候就得了癌症過世了,

享年52歲(這是一個多麼年輕的歲數),

然後我有一個優秀有著很好的社經地位,

嚴肅卻從來不會正面肯定我,

認為對孩子的鞭策越嚴格孩子才會越成長的父親!

 

當從小一直伴演親子橋樑的母親過世後,

我與父親多年的"恩怨情仇"終於浮出檯面

我開始與那個多年從不在人前稱讚我的父親對抗,

不論是工作,家庭或者婚姻...

殊不知我這種幼稚的舉動,

只是為了證明我在父親心中的地位,

想要獲得過去沒有的肯定,

亦或者那種不曾擁有的親子的親密感!

 

可是我越抵抗我就越沮喪,

每每爭執過後,

看著父親傷心的背影我就自責不已,

但是同樣的行為還是無法停止的重複...

 

在我們的關係簡直糟到一個不能再糟的時候,

(我跟LA爸可以一整天講不上一句話,

我只要一下班就躲進房裡,深怕與LA爸接觸)

阿母(LA爸再娶的小媽)走入了我的生命中,

這大大的改變了我的生命,

也重新地審視了我與父親的關係!

(與阿母的互動在未來的文章中會再敘述)

 

LA爸是個很白目的父親,

他的關心永遠打不到我的心,

如果只是看表象的文字,

會覺得他實在煩極了...

還有LA爸也很不會說話,

常常會"不經意"地在我的傷口上灑鹽,

導致有時候好好的氣氛變的很尷尬...

 

以前的我如果碰到這種狀況我就會逃跑,

能不接觸我就盡量的遠離,

但是現在的我,

我選擇去面對它,

去面對那種不舒服的尷尬,

想辦法在現場化解...

(這需要很大的勇氣,

因為如果做不好可能會引發更大的爭執)

 

坦白說,我做的實在不夠好,

就以某天的例子來說好了,

我跟LA爸說我在某次健康檢查的測量中血壓變高了,

LA爸除了叫我注意外,

他說了一個我最討厭的方式,

就是去藥房買健康食品...

(LAKIKI是自然主義者,

我非常不喜歡那些有的沒有的健康食品,

但是把健康食品奉為仙丹的LA爸怎樣都聽不進我的想法,

所以動不動就叫我去買什麼藥拉,什麼健康食品的)

這聽起來是很小的事情吧?!

但是在我的內心深處,

我就覺得LA爸從來不認真聽我的話,

也沒把我的需求聽到心裡面去....

過去幾年的我,

會因為這樣的一個很小的事情而跟LA爸口角,

然後為了堅持自己的主張最後與LA爸不歡而散...

但是我現在學會硬生生地壓抑住自己想要從喉嚨裡蹦出來的話,

「好,我知道了!」隨意的敷衍帶過,

因為我知道,這是LA爸的關心,

只是對我來說屬於不對的關心,

我應該接受他的心意,

而不是在要不要吃健康食品的結論中贏得勝利!

 

當然囉,我跟LA爸最大的爭執,

就是婚姻,

大家也知道LA爸想要把我嫁掉的心,

應該比當時馬總統想要獲選的心還要強大,

而且LA爸常常會用很可怕的字眼,

(在我聽來是種情感的威脅)

怎麼樣都想要把我嫁出去!

比如說:「在我有生之年,

我希望可以看到妳結婚,

再活也沒幾年了!

「如果妳不聽我的話,

等我死後妳這輩子會後悔...」

或者當我興高采烈地講一些周圍朋友發生的事情時,

LA爸會默默地說「妳不要一直把重心放在這些朋友上,

快點努力去找個結婚的對象!」

這些對話都讓我覺得我有被威脅的感覺,

而且這些感覺綁架了我的心,

讓我的心失去了自由!

天知道我是多麼希望可以滿足父親的需求,

但同時也可以做自己!

可是偏偏這兩種狀況很難同時存在,

所以我得學習在其中取得平衡!

 

或者在某個家庭聚會的場合,

我心情很好的叫了一杯啤酒,

因為喝酒就容易臉紅的LAKIKI,

在喝了幾口後就滿臉通紅,

「妳臉紅了,

在外面不要喝酒,

要注意自己的言行!」

在我輕描淡寫地說「我不會喝,我會注意!」後,

LA爸又重複了同樣的話約莫三次,

我就煩了,

「一件事情講一次就好,

我有聽到.」

頓時氣氛在一瞬間凝結,

氣氛的確變的有點不妙...

不過我趕緊閉上了嘴,

因為我知道再這樣下去,

肯定會引爆爭執又再次不可收拾地重蹈覆轍!

 

以前的我真的會為這些大家看來再雞毛蒜皮也不過的小事跟LA爸吵到面紅耳赤,

就為了證明自己的論點是對的,

證明自己的存在是有價值的,

而不是LA爸所想的那樣....

 

不過我現在慢慢地覺得,

我必須更包容且擁有同理心,

或許在LA爸那個年代沒有學到如何與孩子互動,

但是他用他的方式關心我,

雖然這不是我想要的,

是個不對的關懷!

 

以前只要跟LA爸有爭執,

我會有非常深的罪惡感,

覺得自己很不孝,

同時也生氣自己為了做自己而達不到LA爸的需求,

但是漸漸地我開始原諒自己,

也學會原諒LA爸,

然後我的心似乎慢慢地從禁錮中獲得重生,

開始覺得自由了...

 

很奇怪的是,

當轉變成這種狀態時,

我還是會跟LA爸口角跟鬥嘴,

但是我們的頻率跟時間越來越少越來越短,

即使有同樣的事情發生,

場面也不似過去般的火爆,

但是我不再有那麼深的罪惡感,

我告訴自己,

下次再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做的比這次更好就是了!

 

每個人不論在哪個家庭中長大,

或多或少都會受到原生家庭中的價值觀影響,

有自我覺醒的人也許長大後會覺得卡卡的,

覺的人生好像不應該這樣,

也也許有些人會覺得為什麼要出生在這個家庭,

這不是我要的親子關係,兄弟關係...

但是我必須要說,

這些都是來鍛鍊我們的心的鎖鏈,

唯有一一地把這些心的鎖鏈解開,

我們才可以獲得自由!

 

我們要學習的是,

如果經由這些我們不想要的經驗,

這些不對的關懷中去學習,

未來我們該如何對待自己的下一代,

如何去對待我們周圍的人,
因為在我們排斥這些的同時,不可否認的,
我們骨子裡都沿襲了這些不好的東西...

(很多人都說不想變的跟自己的父母一樣,

但是身上都有父母的影子)

而這些不好的東西,

可以透過我們的自我覺醒,

讓它變的更有價值,

對我來說"不對的關懷"

其實是連結真正親子關係的KEY,

不知道大家怎麼認為呢?

創作者介紹

LAKIKI婚活日記

LAKI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bottle
  • 我只能說!我想要給你一百個讚!你真的很厲害!
  • ^______^

    LAKIKI 於 2012/03/12 20:36 回覆

  • 小妖姫
  • 很棒很正面!
  • lily
  • 這讓我想到昨天被公公說 怎麼還不下蛋的事
    阿....我也好想做自己..一直一直用力的工作 用力的過生活喔



    又不事母雞
  • 加油!妳絕對可以做自己...

    LAKIKI 於 2012/03/16 23:43 回覆